目前普特拉姆电站的三台机组,我们期待雅温得水厂项目能早日建设成功 .TRS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2日

走进斯里兰卡“三峡工程”——普特拉姆燃煤电站
新华网科伦坡6月22日电(记者杨梅菊
黄海敏)在风景如画、旅游业日渐发达的斯里兰卡,距离首都科伦坡西北约130公里的普特拉姆有些“低调”。由于气候高温、高湿、高盐雾同时又属干旱区,该地长期相对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造成旅游服务设施相对滞后。但近几年,普特拉姆这个地名却频频被世界所知,而不断把普特拉姆带入公众视野的,是被称为斯里兰卡“三峡工程”的那座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承建的普特拉姆燃煤电厂。从普特拉姆市区上了卡尔皮提亚半岛,远远就能看到三支高高的大烟囱和庞大的基站,在大海和蓝天之间安静的矗立着,奇怪的是,这座目前负荷着整个斯里兰卡45%发电量的煤电站,不要说浓烟滚滚,烟囱口甚至连一丝烟雾都看不到。“很多人因为从烟囱里看不到烟,就以为我们的电厂停止运行了,当地媒体也闹过这样的笑话,他们不知道,这正是我们在环保上严格按照世界标准设计和运营的体现。”日前,CMEC普特拉姆煤电站工程项目部现场总经理王路东指着身后的电站告诉正在作现场采访的新华社记者。即将竣工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这就是印在钞票上的斯里兰卡第一个燃煤电站的普特拉姆煤电站,它同时也是斯里兰卡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更是迄今为止中斯两国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斯里兰卡最重要、最经济的电力生产基地。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然而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也许更有说服力的,是王路东向人演示了无数遍的PPT中的数字:普特拉姆电站容量为3X300MW,分两期建设,一期为1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二期为2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这意味着,目前普特拉姆电站的三台机组,单台发电量达到300MW,每一台都是斯里兰卡最大。今年8月,第三台机组将竣工,届时二期两台机组总发电量将是600MW,占斯里兰卡整个电网需求的45%,“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王路东说。在普特拉姆煤电站并网发电前,斯里兰卡只有燃油、风力和水力三种发电形式,由于风力和水力过于依赖自然条件的不稳定性,在没有煤电的情况下,燃油发电成为斯里兰卡主要的发电途经,造成了高昂的电价。但从成本上而言,燃油机组和燃煤机组之间则有着巨大差距,锡兰电力公司提供的数字显示,目前燃煤机组的发电成本为每度8个卢比(合人民币4毛钱),燃油机组则在每度25个卢比以上,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一般情况下,考虑到斯里兰卡人民的承受力,锡兰电力公司在购买燃油机组电时,会财政贴补一部分,最后燃油电的市场价格得以维持在每度18卢比。”王路东介绍。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普特拉姆电站的到来,使得斯里兰卡电价维持稳定乃至走低成为可能。要知道,在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的斯里兰卡,昂贵的电价是普通家庭的一笔重要开支。“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这样一座电站,尽管煤电技术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技术,运行起来有很大困难,但是我们看到情况正在好转,现在供电稳定,而且电价不会再没有节制地上涨了。而且我和很多人还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所以我们特别感谢中国。”桑西卡刚刚大学毕业进入普特拉姆煤电站担任项目部协调秘书,她的家不在普特拉姆,此前对这座电站的了解也大多来自报纸,但她告诉记者,进入电站工作她非常开心,因为她觉得自己通过这份工作与普通人的生活最大程度上发生着联系。事实上,记者在随机采访中发现,多数斯里兰卡普通人对普特拉姆煤电站表示欢迎,这一点令人感到惊讶——过去几年,因某些客观原因,普特拉姆电站曾频频遭受媒体误解乃至反对党的非议。“和媒体还有政客相比,电站才实实在在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很多人能分清这一点。”穿着工作服出现在操作间的桑德克拉告诉记者,他是附近的居民,在电站工作已经一年多。在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值班的双方技术人员。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作为一个刚刚走出30年内战阴霾、正处战后飞速重建发展的新兴国家,电,作为生活中日渐不可替代的一部分,正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斯里兰卡人的生活。从这个角度而言,普特拉姆电厂与任何一个中斯合作项目都不同,因为它的完工并不意味着责任的结束,正相反,从它开始发电运营的第一天起,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管理角度,普特拉姆煤电站就注定进入接受全民检验的高度透明化运作之中,一旦“停电”,就意味着个人生活和社会生产会遭受极大不便,此时任何技术和管理上的故障都不能成为借口——这也是为什么自2011年第一台机组投入运营后,普特拉姆电站曾屡屡受到非议。“什么是一个好的项目?第一要看它有没有让普通人受益,第二个看它有没有让业主受益。从这一点看,煤电站项目都做到了。”王路东向记者提供了几个数字:2013年,电站业主方锡兰电力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真正盈利,盈利额达到1亿多美元。到目前为止,电站发电相对收益已经有5亿美元,这意味着一期投资的4.55亿美元已经全部收回。“在发电后两三年的时间里,就能收回成本,堪称奇迹。可以说,尽管有过故障,有过争议,但从经济规模和效益规模上,没有一个国家项目可以与之相比,”王路东说。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但上面那组数字恰恰说明,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三台机组全部运行后,仅仅一个电厂的发电量就占到全国的50%多,这么大的电量需求比例,前所未有。”王路东说。当然,这也意味着,普特拉姆火电厂所面临的压力和责任,同样前所未有。特别是考虑到前年和今年都出现了严重干旱,水力发电能力受到影响。正因为如此,基于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即便是一期工程早已于2011年交付完毕,按照合同CMEC不再对机组后期运行具有义务,但为了使机组运行顺畅、保证供电正常,作为技术拥有方的CMEC依然选择了为机组运营提供大量人力和技术支持,在机组操作间里,记者就看到,目前正在运营的两台机组操作系统前坐着的大部分仍然是中国人。“其实也是现在才明白,工程结束后,还有更难的部分在后面,下一步我们要思考的是,在将燃煤电站带进斯里兰卡的同时,怎样将技术也成功地交给他们。”王路东说。结束采访离开普特拉姆时已是入夜时分,电厂亮起灯火,工人宿舍门口的水果摊又出现了,8年前,他们第一次在这里摆摊做生意时,用的还是板车,如今老板已有妻儿,还开上了小汽车。从2006年开工到今天,变化正悄悄发生在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项目上年龄最大的职工安全员老白眼看就要退休了;初来时胆怯到话都说不出来的小万也早已是出入总统府、与业主方拍着桌子吵架的“首席翻译”;八年前一个人带着工人住帐篷、春节想孩子想得跑到屋外头偷偷抹眼泪的齐林,如今也是项目上的元老、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而技术员老马也由最初的不懂英语成为现在业主方工程师颇为爱戴的“老师”……铁打的工地流水的中国面孔,从电站专用码头到专用煤场再到作为核心部分的三台发电机组,想到再庞大的工程也是由这样一双手加另一双手建造而成,150米的烟囱也被一双又一双眼睛长久注视过,你就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正是普特拉姆煤电站,让“中国”两个字前所未有地与斯里兰卡2000万普通人生活发生如此紧密的联系。转载信息来源于新华网: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专访:饮水思源,斯中友谊历久弥新——斯里兰卡阿塔纳水厂总工程师阿索卡·佩雷拉
  “水是生命之源,清洁饮水更是延续生命之根本。中方贷款、中国公司承建的阿塔纳水厂建成后将解决60万当地居民清洁饮水问题,并为确保当地百姓的健康生活特别是解除长期困扰百姓的慢性肾病问题起到积极作用。”阿塔纳水厂斯方总工程师阿索卡·佩雷拉日前对前来采访的中斯记者说。  一、要以发展的视角看待中英标准问题  阿索卡是斯水务局派驻阿塔纳水厂项目协助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的总工程师。他在水厂驻地接受了(香港)亚太大众传媒、《锡兰华文报》、亚太聚焦及科伦坡公报等中斯媒体的联合采访,同记者就中斯互利合作、工程实施中遇到的诸多实际问题,包括处理同周边百姓关系、中英标准及中斯方工程技术人员如何相处等问题坦诚地进行了交流。  在采访中,阿塔纳水厂现场经理杨威首先简单介绍了水厂的情况。他说,位于首都科伦坡以北约40公里处的阿塔纳水厂,是斯里兰卡政府优先支持的重点项目,也是斯迄今最大的单体水厂项目。该项目合同金额约为2.3亿美元,包括建设一个日处理5.4万吨的净水厂、日供水8.5万吨的取水设施和720公里的管网供货和铺设等配套综合设施,项目供水覆盖397平方公里。当前,该项目已完成工程量约50%,不久的将来,一座现代化的净水厂将建成投入使用,并将使超过60万人受益。  随后,心直口快的阿索卡接过了话题。他说,他曾为欧洲及日本公司工作过很长时间,阿塔纳水厂是他首次同中国朋友共事。CMEC有着良好的企业文化,很注重给员工营造宽松的工作氛围,让大家在愉悦的环境中为企业发展尽心尽力。他说,自2015年到项目以来,自己可算拥有了一份较为稳定的工作,提升了自己的业务能力,丰富了相关知识。当然,也协助中国朋友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  谈到中国在斯项目绕不开的英标问题,他说,斯里兰卡历来实施的都是英国标准,当地工程技术人员在学校学的、工作中接触的全都是英标,他们对英标了如指掌,而对中国标准则知之甚少,他们要花很多的时间去研究、了解。但从技术层面来看,中英标准差异不大。过去,中国标准比英国标准应该说还是有些小差异,但这些年来,中国发展太快了,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而英国则近乎龟步前行,实际工作中一些英标显得落伍了,因此只有两者结合起来,才能把项目顺利推进并做得更好。  二、公益事业常做不懈  阿索卡指出,同许多其他国家不同,中斯两国有着相同的历史背景,传统友谊源远流长,这就是在实际工作中相互之间更易于沟通及达成谅解的原因。在处理同当地人员及驻地周边百姓关系方面,CMEC做得尤为出色,他们不仅注重工程品质,而且注重同当地员工及民众相处的点点滴滴。大家都知道,水厂可说是最贴近百姓的民生工程项目之一,百姓对此持有很高的期待。尽管如此,CMEC管理层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能从当地政府及民众的角度来考虑、处理问题,始终同驻地周边民众做到和睦相处,公益活动更是常做不懈。  谈到公益事业,阿索卡说,日本及印度等在斯政府机构及企业非常喜欢做公益活动,公益捐赠及资助司空见惯。当然,一些中国著名企业像中国港湾、中国地质、湖南建工和中航国际等也做了大量公益活动,而且经常见诸报端。值得一提的是,CMEC公益事业已成常态化,去年斯里兰卡发生严重水灾,CMEC是第一个向受灾群众捐赠救灾物资的外国企业,他们向阿塔纳水厂周边重灾区运去了几卡车物资,帮助当地灾民度过难关,受到当地政府和民众的称赞。继前两年捐赠一个柴油发电机组之后,不久前,CMEC还向斯中北部的米欣塔勒寺及周边地区群众捐赠了一批净水设备,以帮助当地解决清洁饮水问题,受到当地僧侣及民众的高度评价。  三、中斯友好故事讲也讲不完  谈到中斯友好,阿索卡的话匣子更是关不住。他说,在中方的大力帮助下,2009年斯里兰卡结束内战,迎来了难得的和平发展机遇。在中方资金及中国公司的大力支持下,战后重建迅速取得成果。短短几年,首都科伦坡国际机场高速建成通车,圆了斯里兰卡几代人的高速梦;南部铁路动工建设成为近百年新修铁路第一路;科伦坡港口城建成后将为首都科伦坡跻身南亚金融中心奠定基础;还有南部高速延长线投入使用将使西南部及南部地区成为经济发展龙头区域,将成为带动斯里兰卡经济腾飞的“火车头”。  阿索卡指出,从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中心到莲花剧院,从80年代的法显石村到今年初交付使用的中斯友谊村,从刚刚竣工的斯里兰卡军事学院办公教学综合楼,到正在建设的科伦坡综合门诊大楼……,中国援建项目一个接一个,像阿塔纳水厂这样的民生合作项目更将不断出现,斯中友好故事讲也讲不完。  结束采访时,阿索卡总结性地表示,无论世界风云如何变幻,斯中友好大局不变,斯中友谊是大势所趋,斯里兰卡发展需要、也离不开中国的支持,更将得益于两国共建“一带一路”释放的巨大发展机遇。饮水思源,斯里兰卡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无私奉献永志不忘。  阿索卡在阿塔纳水厂驻地接受中斯记者联合采访。本报记者侨子摄相关链接: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中国国际电视台报道:我们期待雅温得水厂项目能早日建设成功 .TRS_Editor
P{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DIV{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D{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H{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SPAN{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FONT{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UL{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LI{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A{line-height:1;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  编者按    1月19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对喀麦隆进行访问期间,中国国际电视台非洲频道报道了中设集团第八工程成套事业部承建的“喀麦隆雅温得市萨纳加饮用水处理厂及配套工程项目”。报道历时3分钟,对该项目的主要关键工程进行了介绍,并详细报道了该项目为当地人民生活带来的改变。  萨纳加河是喀麦隆水量最丰沛的河流之一,长度约为600公里,也是喀麦隆最长的河流。但即使拥有如此庞大的河流,喀麦隆首都雅温得及其居民也没有足够的水源。为了解决棘手的缺水问题,喀麦隆政府正在与国机集团所属中设集团合作,从萨纳加河中取水并处理生成清洁饮用水,即“喀麦隆雅温得市萨纳加饮用水处理厂及配套工程项目”。该项目是非洲同类项目中最大的一个。当地村民
  “孩子们早上5:30起床去接水,一直干到早上8点,这时候我们有些人要去农场干活以养家糊口。中午时回家洗衣服,这需要水。当然我们也要做午饭,也需要水。傍晚,孩子们从学校回来时,他们需要洗澡。所以我们全天都要用水。”    当地政府寄希望于这个项目来解决雅温得及周边地区一直存在的缺水问题。  国机集团商务经理邓毅    “我们喀麦隆雅温得水厂及配套设施项目开始于2016年12月,项目主要目的是解决雅温得的缺水问题。该项目将为居住在雅温得的300万市民提供30万立方米的清洁水。雅温得现有的供水量能力是15万立方米,待该项目全部完工后,供水能力将提高到45万立方米。”    该项目前期规划建设一个取水区域,取水区域选择建设在该河流的特殊截面上,因为该截面水流较小。水流将从这里流向7公里外的水处理厂,处理厂仍在建设中。经过处理厂处理后,水仍需经过两个加压泵站处理,最后才能被送到首都雅温得。    该项目耗资约8亿美元。到目前为止,已经能感受到该项目对周边区域的影响。    我们已经为该地区提供了500个就业机会,缓解了该地区的失业问题。该项目的更多好处将会在项目完工后显现。    ——国机集团商务经理邓毅      该项目将会吸引更多人来到该地区,比如专家将会前往不同现场,还有一些人需要开展行政工作。很显然该项目将会给当地带来良性输入,当地居民肯定会从项目中获益。项目将会改善该地区人民生活水平。  ——项目所在地专区区长分享:.fenxx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